金融

安徽颍上古城镇塌陷区安置现窝案

作者: 来源:2018-09-07 12:57:10 我要评论(0)

  自2005年国家大型煤矿刘庄矿建设以来,安徽省颍上县部分乡镇成了沉陷区,涉及大约2万人的搬迁安置。随着地下“黑金”的产出,地面搬迁安置补偿成了滋生腐败的沃土。日前,安徽省纪检部门通报,当地多名官员和村干部因此被抓。然而,庞大的利益背后,仍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最终受害的依然是沉陷区的群众,是脱贫攻坚战中掉队的贫困村民们。

  政府违约 没有解决方案

  近期,安徽省颍上县因采煤塌陷区搬迁安置违约、补偿标准过低、官员贪腐等问题,成为多家中央媒体关注的焦点。

  刘庄矿采煤塌陷区的搬迁安置工作始于2009年,当时颍上县政府承诺分配宅基地安置搬迁户。然而,不光补偿款拨付不及时,宅基地的分配至今仍未完全到位。随着建筑材料的高涨,建设成本增加,现在建房成本已经是10年前的多倍,10年前政府给的补偿款已经远远不够现在建房使用了。群众极为不满,并通过多种渠道呼吁。他们认为,政府长期违约,应当赔偿损失。但是,颍上县政府至今仍未拿出解决方案。

  古城镇党委书记张雁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刘庄矿支付补偿款拖拖拉拉,他们违约是问题的根源,加上土地指标紧张,造成了搬迁户宅基地没有及时到位。张书记说,“搬迁户以前得到的补偿款现在不够建房用了,这的确是个实际问题。一些群众来反映,我们也被闹得没办法,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镇政府能够解决的。”

  图:颍上县委书记熊德超调研采煤塌陷区

  颍上县委书记熊德超多次调研采煤塌陷区。2016年年底,熊德超在一次调研时说,群众为全县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县委、县政府不会忘记,请群众们相信,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给大家争取利益,早日进行搬迁安置。会加强与刘庄煤矿沟通,抓紧签署相关协议,协调经费,为群众搬迁安置提供保障。

  今年3月以来,颍上县为了脱贫攻坚任务,将塌陷区内的房屋突击拆除,本身就很脆弱的干群关系,因这项工作产生了更多的矛盾。

  古城镇大赵村矛盾较为突出。村支书绳金章和村长尤云红等人,打着国家级大型煤矿塌陷区旗号强行土地流转、暴力拆迁房屋。一位举报人告诉记者:“我的宅基地刚刚确定位置,补偿过低问题至今尚未解决。2018年4月11日下午3时,大赵村书记绳金章、村长尤云红、绳金章的妹夫金树影和一名两劳释放人员大辉、社会人员张久彬等人,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开来大型挖掘机,强拆民房。绳金章和尤云红拉住我的胳膊,金树影扭住我的左肩将我控制,一伙人在挖掘机的配合下将我三间两层住宅楼及偏房砸倒,家具物件全被埋在下面。接下来,我家胞弟三间两层住楼,也被拍倒。类似这种情况被暴力强拆的,仅大赵村就有30多户。”

  腐败案频发群众利益受损

  沉陷区群众生活在痛苦之中,而安置搬迁过程中滋生的腐败问题却层出不穷。自2009年以来,当地群众对一些基层干部涉嫌贪污腐败问题的举报也是十分强烈。近期,多名基层干部的腐败问题被查出,征地拆迁贪腐问题和侵吞、挪用塌陷区安置户补偿款的问题也陆续曝出。多重利益纠葛的背后,塌陷区群众成为了受害者。

  近期,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公示:

  ●古城镇塌陷拆迁安置补偿办公室原主任宋亚以贪污罪被公诉;

  ●原古城镇大赵村张小庄村民小组组长张永胜以贪污罪被公诉;

  ●古城镇原党委委员刘凤亚以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公诉;

  ●原颍上县住建局局长王安全以受贿罪被公诉。

  另有消息:原大赵村支书绳志付被查;原村主任尤亚辉畏罪潜逃.....

  举报人告诉记者:“刘凤亚、绳志付等人涉嫌贪污、套取安置补偿款等资金数额巨大,影响极为恶劣”。

  对此,记者致电颍上县纪委,一位同志告诉记者,纪委会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2017年年底,颍上县通报了安徽省委巡视整改情况。通报第42条中针对“在扶贫救助、危房改造、煤矿塌陷区安置赔偿等民生工程中,一些镇村干部弄虚作假、从中渔利”的问题。颍上县开展了煤矿塌陷区安置赔偿等民生工程领域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专项整治,共查处案件52件,给予党政纪处分49人。

  图:古城镇大赵村村支书绳金章在开展群众工作

  纪检部门查出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当地群众举报的重大问题还有很多没有查处。群众举报:原大赵村村主任、张尤片支书尤超和村干部段三男等人,伙同古城镇包村女干部苏红贪污补偿款、征地协调费、承包经营费、套取安置补偿款,涉及金额巨大,他们还勾结黑恶势力对反对他们的群众恐吓、打击报复;原村文书尤增林(现任村主任尤云红的同胞兄弟)外逃一年后返回;尤超还经营违法砖窑厂,破坏当地环境污染,在群众连续多年的举报下,去年被拆除。而村支书绳金章的问题更多。

  以租代征大量资源被霸占

  颍上县因采矿而沉陷变成水面的土地约有5万亩,这些土地是刘庄矿采取以租代征的方式占用的,政府给搬迁户每年补偿青苗费1760元每亩,协议时间20年。这些土地,在采煤沉陷后,其集体土地性质没变,形成的水面仍归集体所有。当地政府承诺每亩水面每年补150元给村民,然后将水面发包出去发展水产养殖(万亩珍珠养殖基地)、光伏发电(某公司计划投资9亿元发展5000亩水面光伏)、观光旅游(已有很多农家乐)等经营活动。但是,这笔款项,塌陷区的群众一直没有拿到;一些水面承包者赚取了丰厚的利益,他们的承包款是进了个人口袋还是进入了财政账户?这是一个秘密。记者通过多种途径都未能调取相关信息。

  目前,有大约3000多亩的塌陷区水面被大赵村现任村支书绳金章的四弟绳章标霸占,搞污染严重的珍珠养殖项目。一些群众对于空头承诺每亩150元的补偿极为不满。他们要求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对塌陷后的水面经营权竞价发包,发展无污染、能造福百姓的项目,让水面收益最大化、公开化,让水面收益用之于民,成为农民持续受益的源泉。当地一些企业和有经济实力村民也有按市场价承包水面的想法,他们希望获得一个公平公正的机会,但是当地政府并没有方案。

  巨额青苗补偿款被侵吞

  古城镇大赵村的青苗补偿是从2011年开始的,很多农民没有拿到2011年至2013年度的补偿款。有群众举报,张东、张西两队大约500亩耕地被塌陷区被刘庄煤矿占用。然而他们的青苗补偿款却被贪污,每年大约40万的补偿款不知去向。原村主任尤超和包村干部苏红曾告诉村民:矿上没给钱。而村民代表到矿上询问,矿领导则答复:所有青苗款已全款补清。2015年,原大赵村书记尤超对上访农户说:永远别想这笔钱了。有人指使原村文书尤增林采取登记造假等方法套取补偿款后潜逃。

  一位知情人介绍:2011年,矿上给的青苗补偿费全部到位,而原村主任尤超和村干部段三男伙同古城镇党委委员包村干部苏红等人,将张村、尤庄、桑庄等9个自然村补款扣留;在张东、张西、尤东、尤西、金腰五个自然村中,只发给尤东一个队,其它五队没有领到。原大赵村十二个生产队曾共同出地38.5亩作为筹建张村中学、小学、敬老院和乡政府使用,2012年矿方补偿的青苗费,村支书尤超等人私下领取未予发放;2013年和2014年,两年的补款又被私吞。

  张东、张西两队,原有土地1010亩,村里只给900亩(矿上丈量多少不清楚)的青苗补偿,其中110亩被贪污。有些农户因为土地面积测量有错而拒绝签字,村干部以不签字为由,至今不发给发放青苗费。

  脱贫攻坚贫困户掉队

  据群众反映,矿方、古城镇政府和村委会,居然不通过评估,在住户和煤矿没有任何协议的情况下,自行裁量作出赔偿安排。“补偿多少,要看关系。比如张村中学北边,村干部儿子临时抢建的简陋房,都能获得每平米一千多元的补偿,而老百姓家的楼房最高才拿到约500元一平米的补偿,张村街住户张乐军,有正堂六间,左右厢房各三间,合计大小共十间,被尤超和包村干部苏红等人从丈量表上抹去,补款不知去向。在张村和张村集,许多家庭不知什么原因账面上却无端多出几十、数百平米补偿面积,这笔略算逾百万的补款,被尤超和苏红等人领取。”一位村民说。

  村民反映:原村主任尤超利用手中特权,将自己三十余间房屋更改性质,套取巨额补款。2014年3月古城镇上报教育部门的公布栏目中,大字不识、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刘国英居然栏上有名,成为已经拿了七年工资的退休教师!而这位文盲教师,就是尤超的妈妈。尤超的父亲原村书记尤德善和他的亲戚尤香武,经济并不困难,也可以一直吃低保;党员绳志树生活富足,房产多处享受低保;存款百万的富裕家庭罗会全因为跟绳金章关系好也在吃低保......而多户极度贫困的村民却申请不上低保,在脱贫攻坚战中掉队。

  尤超胞弟尤辉,在尤超的庇护纵容下,未取得合法手续,占用人行道开发住宅小区公开销售。尤辉还投入两千多万元,在古城镇农田灌溉河道上沿南北方向建宽约10米、长约900多米的数百间面向公路的商业门面房,由于没有合法手续,工程中途被叫停,目前只有极少部分建成使用。由于河道因建筑阻塞导致下游断流,每年汛期到来,被阻河水猛涨,致数百亩良田被淹。受害农户集体投诉,现在,此半拉子害民工程,依然存在。另外2003和2007两年,刘庄矿西风井围墙东侧,因矿内污水流入八丈河,水体变黑、死鱼漂浮、严重污染。矿上两次赔偿,所赔款项被私吞。

  村民们还反映:“两年前,超生户绳金章加入中国共产党,然后在涉嫌贪腐被查的原大赵村支书绳志付帮助下担任村支书,绳金章担任村支书以后,让亲属、关系户享受国家扶贫款、低保、危房补贴款;帮助其弟弟霸占3000亩水面搞水产养殖。”除暴力拆迁外,绳金章还强行压低土地留转价位,由正常800元/亩,压至400元/亩,从中贪污差价资金,并将大约300亩土地低价霸占,留给他的胞弟耕种。

  据几位村民反映:“大赵村申报建设美好乡村项目及奖补资金约1000万元,2018年8月,大赵村支书绳金章私自挪用该项公款200万,帮助资金不足的浙江老板搞污染环境的珍珠养殖项目使用”。

来源:长城网http://zhb.hebei.com.cn/system/2018/09/06/019092104.shtml

颍上 塌陷区 古城镇

大众新闻中心-大众新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大众新闻中心-大众新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大众新闻中心-大众新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大众新闻中心-大众新闻网将追究责任。

网友点评